优年网客服“优年小和”,来了
您现在位置:行业视点
杨燕绥:中国进入深度老龄化 建议打造养老金合格计划

     “中国进入深度老龄化,一个切实可行的个人养老金合格计划势在必行。”在近日举行的“怎样打造中国个人养老金合格计划”主题演讲中,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医院管理研究院教授杨燕绥指出。

  “建立一个社会保障计划并不难,就是筹集资金、确定资格标准,然后发钱。但要在战后重建一个家园,解决社会中存在的肮脏、懒惰、疾病等问题,才是最难的。”她引用了福利大师贝弗里奇在1942年的《社会保险与服务的报告》中提出一个观点,指出了中国社会在养老方面临的问题和挑战。

  培育老龄人口红利,积极推动大健康投资

  “什么是个人养老金,什么叫合格计划。一个国家建立个人养老金合格计划的时候,必然发生一次巨大的社会进步。”杨燕绥说到。

  中国从1992年就开始发动农村居民建立个人养老金计划,凡是满16岁的居民都要参与。但是,在杨燕绥看来,这个计划办得很挫折,管理也不是很好,主要依赖当时的银行保值储蓄高利率(12%),在1998年就停止了。

  目前,大众已经意识到健康投资的重要性,但是依然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健康长寿的消费需求,需求是驱动市场的主要动力;而是两个人口红利的约束。

  对于两个人口红利,杨燕绥指出,第一个人口红利是投资创造的价值,也就是劳动人口红利,通过提高人力资本、科技创新提高生产力拉动经济。

  当进入老年要有良好的资产结构,有了一定的抗风险能力就要消费,用消费拉动经济,这叫第二人口红利。所以我们的战略是怎么延续第一人口红利,怎么培育第二人口红利。

  联合国发布的1950年—2050年的《世界人口老龄化报告》指出,美国、德国在1950年进入老龄化,分别在2015、1975年进入了深度老龄化,并在2010年进入超级老龄化。中国在2005年便已进入老龄化社会,而发展为深度老龄化则需要30年时间,而欠发达国家进入老龄化社会则是在2050年之后。

  报告显示,美国进入老龄社会时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深度老龄社会经过了65年,有足够的时间做到有备而老。中国2000年进入老龄社会,人均GDP只有800美元,未富先老已成定局。

  “虽然社会对于个人养老金帐户怎么建立、资产怎么组合提出了挑战,但是出于转型其中的中国能够适应金融机构的创新和变革,不可错失良机”,杨燕绥表示,2007年,世界卫生组织进一步提出投资健康,建设安全的未来。这样一个带有信号性的建议,告诉人们第三大财富波来了,要投资健康。2015年,中国也加入了发展大健康的行列。

  信托与保险优劣并重,风险和投资收益共存

  “作为第三支柱的个人养老金计划,是个人养老资产管理的金融账户,不仅指买银行理财、买基金和买商业保险产品,应该是一个合格计划。”杨燕绥表示。

  但是,从目前的现状来看,主要面临两大挑战:一是投资风险加大,包括市场风险和道德风险。二是投资收益低,那就降低成本,提高效率,获得稳健收益。

  对于信托和保险,谁更适合做养老金理财?杨燕绥分析称,信托和保险都是养老型产品,但是却有很大的不同。简单来说,信托就是将自己的财产托福于自己信任的人,而购买保险就是买了一个承诺,合同到期后才能看结果。

  具体来说,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的不同,就产权归属来看,信托对个人所有,而保险归保险公司所有。简单来说,信托有两个帐户,一个是给客户的帐户,一个是自己的资产负债表,所以客户养老金的资产,一直是在客户手里。对于保险而言,产权归保险公司,资产变成了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进入保险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产权不归你。

  从信息披露来看,投资信托时,产权在自己手中,所以信托型计划要及时给客户信息披露,如支付宝理财每天告诉客户净收益。投入保险变成了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不需要定期给客户信息披露,有的产品分红、有不分红,有分红但没有红利。

  从风险责任问题的角度看,信托讲风险共担。比如在2011年全球都在亏损,养老金市场全球都在亏损,波动率不超过4%就是很好的机构了,所以客户要接受这个亏损。

  对保险来说,保险的优势就是保险公司承担风险,不想承担风险的人可以买个保险。她同时也强调,客户买了保险公司的产品,即获得一个承诺,关键在于客户是否相信这个十年二十年才兑现的承诺,“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对于养老金是做信托还是做保险,杨燕绥称,“信托型产品要做好信息披露和客户教育;保险型产品要做好信誉,“那些欺骗客户和违规操作的公司和个人,不能进入养老金市场,一旦发生欺骗老年人的案例,要追查责任人、责任公司和监管机构的责任”。

  养老机制亟待变革,资产管理要三方发力

  养老金是养老的现金流和生存年金。它有一个锁定帐户到退休后来解决稳定收入问题特点,所以,养老金要跟家庭消费支出这样的指数挂钩,而且是生存年金。

  美国1974年就开始搞职业养老金,还有个人养老金。在美国,转移支付、劳动收入和资本利得各自占三分之一,这是最理想的状态。

  2010年中国第六次人口普查发现,49%的人说靠孩子养老,20%的农民说劳动养老,24%的说领养老金,5%的说领低保,2%的人说有养老准备,可见老年人口的资产结构是进入老龄社会的软实力。

  从养老金结构看,美国约有23万亿美金,政府养老金交给非营利的信托基金管理,占12%;美国的401(K)计划和雇主DB计划占64%;个人养老金占到了24%;有三份养老金的人,替代率是工资的102%。同期,中国约有5万亿人民币,75%是社会养老保险;企业年金占21%,个人养老金占4%。

      对此杨燕绥指出,进入老龄社会时,劳工组织说养老金替代率可以是配置前工资的45%,OECD的国家都超过60%,做大第一支柱,全覆盖,保基本,让老人没有后顾之忧,这是国家必须做的事。

  其实早在2004年,中国就推出了企业年金,只是中国企业年金变成国有企业和银行的专利,银行做得也不太多,覆盖6%职工。

  最后杨燕绥还表示,一方面,中国的第三支柱养老金,要发展个人养老的资产帐户,我们就要走合格计划的路,要抓住时机,发动群众,实现老百姓、政府和金融机构的多赢。最重要的是做好国民教育,提高老百姓管理养老资产的能力。

  另一方面,打造服务型政府,政府要建设国民养老金帐户系统。同时,要建立严格的监管、监督机制,以及第三方机制和社会共同监督。针对有过欺诈行为和违规记录的机构和人员,在限期之内不允许它碰养老金业务。要抓住时机,启动一次老百姓参与的金融机构的创新与改革。


来源:新浪    2018年1月29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