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时app



杨红明:依托体医康养大会 构建未来养老医疗体系

发布时间:2019-07-11 来源:人民网

7月6日,“人民体育体医康养融合大会”在河北唐山南湖会议中心成功召开。本次大会由人民网人民体育发起,旨在构建体医康养融合发展服务平台,推动和服务体医康养融合产业的发展。会议上,原)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烧伤整形科主任;全军烧伤研究所副所长杨红明对“人民体育体医康养融合大会”的召开发表感言。以下为发言全文: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同事,大家好。

非常感谢秘书处组织的这次活动,给我们大家提供了一个相互熟悉的机会,这将为今后紧密合作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我是未来医疗工作指导论坛主席杨红明,来自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全军烧伤研究所,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因为军改的原因我2017年提前退休,退休前一直从事烧伤整形工作,业务范围包括各类烧伤救治、急慢性创面修复和烧伤后期整复与功能康复等,曾担任烧伤整形科主任、全军烧伤研究所副所长。第一或分题负责人承担国家、军队、北京市基金课题13项,获得包括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及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在内的省部级二等奖以上科研成果奖项目12项,获国家发明专利3项、实用新型专利2项;发表论文160余篇,主编、副主编专著3部,参编专著11部。曾经担任的学术职务有:中华医学会烧伤外科学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康复医学会烧伤治疗与康复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医学会烧伤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京津冀烧伤联盟主任委员;目前主要学术任职有:中国老年医学会烧创伤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国家远程医疗与互联网医学中心精益诊疗专家委员会烧伤与创面修复分会副主任委员、《炎症、感染、修复》杂志副主编等。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我决定踏足医养行业,尽自己的一份力来推动我国医养事业向前发展的动因缘于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社会大环境的触动,中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截至2016年底,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接近2.4亿,2050年将达4.8亿。如何做好养老服务,已成为政府、社会、家庭共同关心的问题。二是我个人对于医养现状的认知,养老服务的重点是医疗服务,而医疗服务的三大核心任务是:救命、治病和延寿。现有的养老医疗体系远远无法满足需求。救命不及时,发现不及时、急救人员不能迅速到位,错过最佳抢救时机,这在我们的干休所常能看到。往往在急救人员赶到现场时患者已经死亡;治病延误,逐级诊治错过最佳时机,因得不到及时的高水平专业指导往往小病拖大、大病拖死,我们治疗的许多慢性创面的病人,如褥疮、糖尿病足等等皆是如此,在老年医学会学术会议交流的时候可以看到,这种现象在全国范围内普遍存在;延寿无科学指导,盲目使用各类保健品不仅达不到调理身体机能的目的,反而危害健康。这些问题依靠现有医疗体系无法得到解决,已成为养老医疗的痛点。三是个人需求,我岳父母已是八十高龄,身体状况欠佳,即便不缺医疗资源,但就医问题依然经常弄得我心力交瘁,迫切需要从中解脱;再者我本人不远的将来也将步入老龄,这一问题也将困扰我的家人。

尽管改进医养现状的想法两年前就已经产生,但因为找不到理想的合作平台,以及现有技术条件的限制,许多好的想法始终停留在设想之中。体医康养融合发展大会的成立和即将到来的5G技术,为这些想法的实施提供了契机。体医康养融合发展大会高效的整合了医养所需各方面的优势资源,既有政策指导与支撑,又有产业服务、资本服务、舆论引导和运营指导等等,这既为我们在高起点上构建未来养老医疗体系提供了可能,同时又能保证项目顺利实施。而5G技术万物互联、高通量、低延时的特点以及与其同步发展、相互促进的人工智能技术,将使许多限制养老医疗质量的瓶颈不复存在。

我们拟充分利用5G技术带来的便利以及依托体医康养融合发展大会的背景优势,摈弃传统模式,构建与之相适应的全新的养老医疗体系。

我们要建设的新医疗体系既不同于传统医院,也有别于有些人正在推行的互联网医院。它是建立在5G和人工智能基础之上的真正“未来”医疗体系。

首先,在救命方面,利用5G万物互联的特点,使我们的养老场所既是社区,又是医院,既是住宅又是病房。可穿戴设备和植入式传感器可实现实时进行生命体征监测、及时危急值报警等;房门、电梯、运输车、抢救设施设备自动响应可极大缩短医疗力量和设备的抵达时间;自动人员召集系统可保证医护人员迅速到位,可确保抢救成功率。

在治病方面,我们可以打造三位一体的完整诊治体系,提供及时高质医疗服务。第一是远程与智慧医疗,由全职医师采集基本数据,然后与专家团队及机器人医生沟通,确定诊断与治疗方案。第二是流动医疗,将疑难病人或需手术病人分类集中,定期召集顶级专家巡诊和手术。第三是定点医疗,在高端版养老社区驻留治疗常见病知名专家坐诊。这样,可以保证疾病的早期发现和及时治疗。在延寿方面,我们将采集健康数据,与营养专家、康复专家、机器人医生(大健康数据库)沟通,寻求个性化的疾病预防和营养调理指导。从而达到延长寿命的目的。

另外,我认为未来医疗体系的特征有以下几点。第一是通用功能与专科治疗剥离。

医院由一个医疗中心和数个医疗工作站组成。医疗中心为公用平台,其中的各项功能(如手术室、检查检验、康复治疗、营养配餐等)为各个医疗站所共享,中心同时还为医疗站提供治疗所需设施设备。医疗站负责诊治病人,每个医疗站有其特定治疗范围(如内科、外科、急诊、查体等)。

医疗中心和医疗站的管理与运作由不同的团队负责。两个团队相对独立、相互合作。

第二是诊疗活动碎片化。所谓的碎片化就是将疾病所涉及的各系统、各器官问题以及治疗涉及的方方面面细分,交由不同的专家进行处理。医院将充分利用5G大宽带、低延时、大连接的优点,开展跨地域、多学科的同步在线诊治。包括复杂疑难病例的诊断和治疗、基于机器人技术的远程操控手术等。使病人不出社区就能享受到国内外最顶尖专家提供的高品质全方位实时医疗服务。

第三是具有综合服务中心的特点。它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健康管理中心。除医疗之外,还涵盖了预防、营养调理、康复等多项功能。在预防和营养调理方面,将在医院率先架构“第六产业”(工业4.0)。可根据需求开出处方(订单),串联原材料生产和加工企业,提供个性化的保健调理服务。

第四是服务空间私有化。充分利用合作方(房地产开发商)背景的优势,将专家的医疗场所(医疗站)产业化、个人化,产权归个人所有,资产增值产生的收益亦归个人。产权收益加上不菲的工资,将使专家的总体收入远高于国内外同行业的最高水平。这一政策吸引国内外顶尖专家加盟,并使他们安于本职,愿为联盟提供终身服务,以保证医疗站工作的稳定性与可持续性。

以上内容从不同维度描述了未来医疗体系的形态,构建这一体系的最终目的,是全面提升我国养老医疗质量,使其更为高效、更为高质,同时还能有效的降低运营成本。

0